双一流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学治理 >> 双一流 >> 正文

360度起底哈佛大学 | 何以一流?

2016-07-05  点击:[]

包括我自己在内,很多人都想弄明白一个问题:假设存在平行宇宙,一个你通过努力进入了中国最高等的学府读书,而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个“你”在哈佛上学。四年的求学生涯结束之后,二“你”相遇,差别几何?

  听上去似乎不敢想象:毕竟哈佛大学至今已经为美国培养出8位总统,44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国会议员、政府部长以及大公司财团的总裁中,大约有十分之一是哈佛的校友。就文科而言,如果你有幸就读于哈佛商学院、法学院、或者是肯尼迪管理学院,或者在哈佛学习经济学、英文、历史、社会学、政治科学、心理学等任何一个学科,又或者在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世界宗教研究中心、教育政策研究中心、贝尔福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等等一批优秀的科研机构学习或工作。那么你整个下半生的唯一目的就只剩下“自我实现”了。

  而此世的你,仍有可能迷离、徘徊、迷失在茫茫的求职市场中……

  这一切究竟差在什么地方?本期,我们为您从全方位各个角度起底哈佛大学,用事实告诉您哈佛到底一流在哪里。

  优质生源——哈佛贵族式的内在气质

  在中国,“高考状元”是进入最高学府的通行证。那么是不是全世界各国和美国各州的“高考状元”才能进入哈佛就读呢?答案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因为每年有近6成的“高考状元”被哈佛拒之门外。

  美国的大学招生与中国有所不同,其中,能够被当做统一考试指标的只有SAT(或ACT),在不太热衷与排名的美国教育体制中,想要成为“高考状元”只有一条路,那就是SAT满分(听上去是比中国学生的竞争还要残酷一些,我们不用考满分,只要超过第二名就行了,除此之外还有省状元、市状元、文科状元、理科状元等等等等……)。但事实上,美国中学生在申请哈佛大学时,61%SAT满分的学生会被哈佛大学拒绝,除了哈佛,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也有类似的情况。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要了解各个中原委,必须先要弄清美国大学的招生制度。在美国,高中生们的入学成绩有以下几个部分构成:

  •   高中平时成绩

  •   任课老师推荐

  •   STA(或ACT)考试成绩

  •   申请作文

  •   大学面试

  •   学术成果

  •   课外活动

  也就是说,考试成绩并不是决定学生入学与否的唯一因素,恰恰相反,成绩太高的学生往往因为在高中课程上花费时间太多,反而使自己的课外活动经历欠缺。哈佛大学看重的是学生的创造性、对社会的服务意识以及知识的运用能力,而不希望学生们成为只会背书的书呆子。有幸进入哈佛就读的美国学生,很多人在高中阶段就以兴趣小组或助研的形式参与过世界级的科研项目。最能够吸引哈佛招生者的课外活动,往往与民生大计以及前沿社会问题有关,比如能源问题,环境污染问题,宗教冲突,弱势群体等等。即便你每周只是为社区敬老院服务3个小时,都要比STA上的30分更有分量。

  此外,在哈佛招生中,高中任课老师的推荐往往更有分量,这种推荐信不是形式化、走过场。除非特殊情况,本人是看不到这份推荐信的。不了解学生的老师无权开设这样一份推荐信,而且教师本人也必须承诺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曾经有一位在美国当地高中就读的华人学生,在他报考哈佛的推荐信上,其任课教师写道:“可以负责任的说,他是我任教以来见过的最优秀的学生”,只因为这一句话,这名学生最终顺利地进入了哈佛大学就读。如果不是保持着绝对的公正与客观,哈佛也不会赋予任课教师这样大的权力。

  哈佛大学一名校长谈到该校喜欢招收什么样的学生时曾说,杰出的大学生来源于优秀的高中生,我们是一个极力培养、鼓励高中生具备创新思维和创造能力的学校。社会对一流高中生的赞美并不局限于好的课堂成绩,而是多方面的。要成为哈佛的学生,光学习好是不行的,还要看他是否有开创新天地的创造性;仅有知识是不够的,还要看他是否有探索未知的好奇心;单关心自身专业领域是不足的,还要看他是否有关注其他方面的广泛兴趣。

  每年,来自世界各地申请哈佛、耶鲁、斯坦福等“藤校”的学生多达几百万人,但录取比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像哈佛、耶鲁、斯坦福这样的名校,绝不缺乏成绩高的高中生申请者,而这些学校的入学审核官的责任就是如何拒绝99%的申请者。因此,那些有幸就读于哈佛的,不一定都是学霸,但一定是与众不同的人材。

  一流校长——哈佛的永不止步的精神领袖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毫不夸张地说,哈佛能有今天的成绩,一方面凭着时间的积淀,还有一方面就是凭借着无数代具有卓越才能的校长。哈佛校长的每一位继任者都能够为哈佛留下一笔珍贵的教育财富,他们独具一格的办学理念,造就了哈佛世界一流大学的地位,使哈佛从一座地区贵族学校变身为举世瞩目的高等学府。

  1810年,柯兰克就任第14任哈佛校长,那时候的哈佛还是一所私立学院,柯兰克最大的功绩就在于组建了医学院、神学院和法学院三所研究生院,奠定了哈佛研究型大学的发展方向,哈佛学院由此升格为哈佛大学。

  继任者昆西带来了自由选课制度,赋予了学生自主选择修习课程的权利。这是选课制度最早的雏形。

  1869年,年仅35岁的化学家艾略特担任了哈佛大学的校长,这个不务正业的二流化学家,在哈佛校长的位子上一坐就是40年,这四十年使他成为了哈佛大学转型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人物,也成为了全世界一流的教育家。艾略特对于大学的见解非常深刻,他说:“大学在任何国家都是锐敏反映本国历史和特性的一面可靠的镜子”。

  如果艾略特还活着,他一定不会同意国人对于哈佛的痴迷与追捧,他说:“大学不是国外大学的摹本,而是植根于社会和政治传统而逐渐地和自然地结成的硕果”。哈佛大学脱胎与英国大学,借鉴自德国大学,最终形成了与二者迥异的美国式大学。艾略特重视大学的学术研究,倡导大学在教学的基础上承担起科学研究的职能,进一步推进了选课制,发展研究生教育,初步奠定了哈佛大学的研究型大学地位。

  继任者洛厄尔对于选修制进行了改革,从1914年起,实行“集中与分配”制,既保证专业课学习的深度,又很大程度上丰富了学生们的知识结构,可给学生的个人爱好留下充分的余地。这样的培养模式,就是我们所一直倡导的“T”字形人才,但不够充足的备选课程和不扎实的学术功底,让我们的学生毫无疑问地变成了“……”形人才,既不通博,也不精专,经过几年高等教育,保留下的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个知识点。

  科南特担任哈佛大学的校长时,哈佛迎来了300年校庆,上任之后的柯南特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建立了基金会,召集了一流的教师与学生,并在教师的聘用和升迁上建立了“非升即走”的政策。柯南特指派教务长对哈佛和全国的教育系统进行调研。结果不仅更新了哈佛的本科教程,也促进了全国的基础教育。

  1971年,哈佛法学院的院长博克被选为校长,博克在任上又成功促成了哈佛本科课程的又一次改革,博克校长还力争使哈佛学生的来源更加多元化,他鼓励并引导了更多学生参与社会服务,并成立了有关艾滋病、能源和环境、贫困问题国际安全问题以及职业道德问题的研究部门,接受了一大批国际访问学者。

  哈佛大学的第26任校长陆登庭1991年接替博克上任,他根据科学技术发展的趋势,倡导打破学科界限,加强学院之间的联系,发挥哈佛大学综合性的优势,开展跨学科的学习和研究,使哈佛大学比以往更富有包容性、凝聚力和协作精神。这时的哈佛,已经俨然是学术界的庞大帝国。

  哈佛的校长们对哈佛大学有巨大的影响,就像一个国家元首对其国家,公司总裁对其公司一样。另外,哈佛大学的董事会和校务监督委员会通过挑选校长、监督校务等工作,起到个人和集体领导的平衡作用。

  一流的教育理念——哈佛超一流的内在灵魂

  什么样的人才是一个合格的大学生?在哈佛人的理解当中,一个有教养的人应当具备以下条件:

  •   清晰的思考及写作能力

  •   在某些领域中具备广博的知识基础

  •   对于知识的获得与应用具有正确的判断能力

  •   勤于思考道德与伦理问题,并做出恰当的道德选择

  •   有丰富的生活经验

  如果有幸在校史馆翻看哈佛大学的老档案,你会发现这样一段话:“一所优质的大学,必须具备四大要素,它包括知识的研究,专业教育,博雅教育以及学生的活动”。四者必须均衡发展,缺一不可。正是在这样的理念推动下,哈佛形成了独具一格的通识教育体系。

  在美国人眼中,大学的功能是教学、科研、服务。大学实施的教育应是职业教育、通识教育、专业教育,本科教育目标以实现通识教育为目的,只有研究生阶段才是专业教育。大学提供的课程旨在传授通才和发展通才智力,学科通识教育课程有别于专业性的、职业性的课程。在此基础上,哈佛创立的通识教育课程在全世界高等教育领域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通识教育课程就是不同阶段对大学目标不同理解而进行的。通识课程表现为三大形态:核心课程、分类选修及自由选择课程。

  这就是哈佛著名的“核心课程”教学模式。有人说,核心课程是哈佛大学人文精神的“集中体现”,核心课程的理念在于深信每一个哈佛毕业生都要受过良好的教育,同时也要培养某一特殊的专业领域内的学术专长。它假设学生们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需要一些指导,而教师有义务引导他们,使他们拥有没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应必须具备的知识,技能和思想。

  哈佛大学给本科生提供了一系列基础课,学生必须从中选出几门作为必修课。这些基础课的目的,是让学生在进入知识的细枝末节之前,能够对他所置身的世界有一个框架性的理解和探索,这些课程依人文学科、社会学科、自然学科而编排设置。哈佛大学的通识教育有11项主要目标,分别是:

  •   能展现出具有民主理念和伦理原则的行为。

  •   能积极参与所属团体或社区的活动,以其知识和能力而有所贡献。

  •   能表达人际相互尊重的认识和行为,以促进了解与和平。

  •   能了解和运用自然的环境,应用科学的方法,解决自己的生活,助益人类的生活。

  •   能了解别人的观点,能有效表达自己的观点。

  •   能掌握自己的情绪,能维护良好的社会适应。

  •   能掌握自己的健康和体能。

  •   能了解和欣赏文学、音乐、美术,并参与艺术活动。

  •   能与家人美满相处,具有家庭的知识和伦理。

  •   能有适合自己兴趣才能的工作职业,在工作中展现才能和愉快。

  •   能有批判性的能力和习惯,具有建设性的思想。

  而一向务实的我们,在通识教育的培养目标上却显得虚无缥缈:1、道德高尚;2、学识渊博;3、体魄健全;4、意志坚定;5、具有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精神。我想,大多数经历过国内高等教育的人此时已经开始体验到自身的差异了,但是还不着急,哈佛更大的优势不仅仅在于他提出的理念,而在于它支撑理念所付出的庞大行动力。剑桥博士、哈佛访问学者、著名政治学者刘瑜女士曾到哈佛访学,她提到哈佛的课程名目与简介被印刷成一本有2000多页的16开本的书籍,拿到手里是沉甸甸的。从哈佛大学开设的课程之多,质量之高来看,我们对于通识教育的理解,似乎只是一个形式。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哈佛大学每隔几年都会进行大规模的通识教育课程改革,每次改革都会引发全社会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关注。不论学生还是老师,每次通识课改革都比专业课引发更多争议,用博克校长的话来说就是“比挖祖坟还热闹”。

  师资力量——哈佛永葆青春的内在动力

  哈佛大学教师职称也分为讲师、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教授四个等级,大学教授(University Professor)是特别设立的职位,也是大学中最高的教授级别。教师岗位分为教学科研岗位和专任科研岗位,教学系列和研究系列是完全分离的,实行分类管理。进入教学系列的教师,通过奋斗可以争取到终身教授职位;教学系列的教师不仅要承担教学任务,还要进行科学研究。进入研究系列的研究人员,不可能奋斗到终身职位,只签订聘任合同,有研究项目才能得到聘任,没有课题就得不到聘任。在哈佛大学的教师中,非教学人员包括专任科研人员,占哈佛大学教师总人数的83%,这些教授很少参与教学工作,主要从事政府和私人公司、基金会资助的科研活动。

  哈佛也会面临着教学与科研孰轻孰重的问题,哈佛大学强调教学与科研都是哈佛的重要职能,但在实际工作中还是存在着重科研轻教学的倾向,这主要反映在该校的人才选聘政策上。

  在科南特任校长时期,哈佛大学在教师的聘用和升迁上制定了“非升即走”的政策,而遴选教师的最重要标准就是学术价值,即看教师是否具有学术创造力和是否具有很高的学术造诣。学术的标准其实就是科研的标准,教师的教学素质则不受重视。科南特的政策虽然遭到一些教师的反对,但还是得到了执行,时至今日,这种重科研轻教学的人事政策仍然在哈佛实施。

  在博克时期任文理学院院长并对哈佛大学的改革起了重要作用的亨利·罗索夫斯基指出:“科研和教学是相互补充的;大学等级的教学如果没有科研提供新的思想和启示,其教学水平是难以提高的;而教授的理想知识结构亦包含着对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指导。”因此,“把选聘教师的根据主要放在研究能力和研究成果方面,较之主要根据他们难于界定的教学能力进行选聘,更不会导致错误。两种能力都应加以考虑,但最好把科研能力作为有长远意义的指标。把重点放在较为客观和可衡量的方面,科研的标准一定会产生公认目标意义上的更高的平均质量,即能使人保持生气勃勃和具有创造性和探索性思想。”

  哈佛大学教师聘任的决定权在学校,执行权在学院。一般情况下都是面向全世界公开招聘。哈佛选聘教师时还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则,比如极少从自己的队伍中提拔终身教授,极少让自己的学生留校,并且极少招聘没有哈佛研究经历和学历的人;哈佛大学招聘的人多数是曾经毕业于哈佛大学,或曾经进入哈佛大学研究项目工作过的人。

  哈佛大学教师的聘任期限可分为有限定期线和无限定期限两种形式。在其他高校,部分副教授可以享受终身教授待遇,但是在啥佛只有正教授才能享有终身教职;讲师、助理教授和副教授的受聘期限为三年。

  哈佛大学教师的评价考核包括每学年的定期考核和聘期内的考核。学年定期考核是在每学年结束时,对教师一年工作的总体考核,内容包括教师的自我评价、学生评价以及专家评估。教师的自我评价是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全面的回顾总结,附上教学、科研、社会服务等方面的证明材料;对教师课程的评价主要来自学生评价及教授的评估。对于老师的考核标准还有一部分来自学生对于课程内容的打分,为了保持客观公正,哈佛大学也会聘请专家、教授对教师任期内的教学、科研及社会服务工作做出评价,以作为教师职称评定、决定任期长短等奖惩处理的依据。

  以上种种严苛的淘汰制度使得进入哈佛大学的年轻教师中只有20%的人才能晋升至教授,享受终身教授待遇,其余80%的被淘汰14”,以至于被哈佛淘汰也是一种荣誉……而哈佛却从来不怕没有人才,他们的师资力量如此雄厚,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太有钱了!

  多亏了校长柯南特在建校300年时为哈佛发展所动的歪脑筋,使得全世界的捐赠基金每年都源源不断地汇入哈佛大学的户头上,根据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国家大学及学院商业职员协会”2009年的数据,当年一年哈佛大学的捐赠基金就达到了365亿美元!再加上哈佛的影响力和风投团队的金融运作,这笔基金的投资回报率高达16.7%!相比之下,国内的大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2014年北京大学的年度决算达到128亿人民币,年收入85.76亿人民币,甚至还出现亏损的情况。

  既然哈佛大学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我们还怎么玩?

  这个问题,哈佛大学19世纪的柯兰克校长、20世纪的艾略特校长和柯南特校长都曾经遇到过。他们用一场历时三个世纪的长跑才换来了一所世界一流的学府,在几代人的努力中,他们改变了哈佛的教育制度,改变了哈佛从三流到超一流的地位,他们在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也改变了哈佛的命运。

  如果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你真的遇到了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个你,请不要过分在乎你们之间的差距。哈佛大学能够教授给你的,在漫长的人生中我们一样有机会学到,你应当关注你走过的每一步是否扎实平稳,我们追求的不是速度,不是起跑线的高度,而是怎么坚持到最后的问题,哈佛的成功,则恰恰说明了这个问题。

来源:壹学者

上一条:360°起底芝加哥大学——建立学派是怎样一番体验
下一条:3年10亿!深圳大学目标直指中游211大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