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学治理 >> 科学研究 >> 正文

学术论文写作指引(06):如何写文献回顾

2016-07-22  点击:[]

很多作者可能不了解,学刊编辑初选论文,有一个重要标准,就是看来稿的文献回顾。作者肚子里的墨水,往往在评述文献的过程中一览无余。一个科研工作者,必须具备进行文献检索与评述的基本能力。如果一篇投稿,参考文献中连一篇像样的学术论文或著作都没有的话,那么,这篇文章的学术旅程基本也就告终了。

文献回顾的层次和格调往往显示了作者的学品、学力与学养。透过作者所回顾的文献,我们可以看到作者的学术历程、学术交往和学术境界。所以,文献回顾不仅仅是个技术活,更是学术生活中一个必不可少的有机组成部分。学术研究者应该系统训练自己阅读文献与回顾文献的能力。


一、为什么要回顾文献

人类知识的生产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渐进过程,是由无数学术人的不懈努力积累而成。你一砖、我一瓦,知识大厦才日益高耸。

人类的知识就像一个圆圈,越扩越大,我们不妨将之称为“知识圆”。有意思的是,当人类知道得越多,也就意味着他们不知道得也越多。因为随着“知识圆”半径的扩大,它的周长也在成比例扩大。以前,在地球人还不知道地球是个球的时候,人类觉得天圆地方,大地是宇宙的中心,后来知识进步了,才知道大地原来是个球,而人类以为,肯定是太阳绕着地球转,再到后来,又惊讶地发现原来是地球绕着太阳转,于是人类又认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结果,现在发现连银河系都不是宇宙的中心,茫茫星空,地球不过是沧海一粟。

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学术积累,都要遵循“知识圆”的演进规律,在学术共同体的努力之下,尽可能地把“知识圆”的半径扩大,在已知的基础上征服未知。但是,在征服未知、开疆辟土之前,先得知彼知己。文献回顾,就是“知己”的过程,它是进攻前的防守,非常基础,也非常重要。 

每一个科学的认知对象都有一个专属的“知识圆”,文献回顾实际上就是在认识未知之前,廓清“知识圆”的边界,整合、梳理“知识圆”以内已知的知识,为进一步扩大人类的认识半径做基础。

具体来说,文献回顾要把前人就某个认知对象已经研究过的知识进行梳理、回顾,然后分析其程度、层次及问题,以便决定是否需要进一步研究,“如果前人之述备矣”,那就别再做无用功了,“多你一个不多的研究”,到头来也没意思。

反之,如果你通过梳理文献,发现了前人研究的局限与不足,那么,你就可以据此确立新的学术生长点,进一步展开自己的研究,这就是学术对话点,就是潜在的学术生长点。

从学科建设的角度看,系统进行文献回顾可以避免重复的学术劳动,也是尊重同仁的学术贡献。否则,每个人都自立山头、从头开始,就会陷入“学术内卷化”——尽管学术作品层出不穷,但是学术质量、学术观点却并没有同步提升。放眼学界,但凡那些发展较好的分支学科,文献回顾一般都比较系统、扎实。

 

二、如何写文献回顾

首先,找准“知识圆”的圆心。

每个研究议题都有一个属于它的“知识圆”,文献回顾者首先需要定位自己的研究原点,比如,是项目制,还是社会资本,它是文献回顾的坐标原点。文献回顾并不是不加甄别地进行回顾,而是具有高度选择性的,选择的依据就是权衡这篇文献与知识圆心的距离——尽量选择那些与知识圆心较近的核心文献。

其次,以研究问题穿针引线,将文献以条理化的方式组织起来,展现作者的逻辑推演过程。

很多文章喜欢堆砌文献,常常通过“XX认为”、“XX说”等将文献罗列出来。这种做法不仅很难达到文献回顾的目标,而且也会给读者造成阅读负担。因为这样做,只是把各个文献蜻蜓点水地提出来,堆在那里,仍然是一堆未加整理的散点,读者不得不自行串接这些零散的文献点,这实际上只是文献提示,而非文献回顾。

回顾,就是review,相当于研究者站在高坡上,告诉坡下那些还没研究的读者,你在坡上看到了什么风景。这时,作者必须告诉读者,自己的研究“视线”何在,否则,如果只有视、没有线,坡下的读者就会听得稀里糊涂,不得要领。这个视线的延展就是作者的研究与观察视角,是文章逻辑推演的思维条理。

第三,要对文献进行精准和恰当的概括。

文献回顾不是拍照片,不要本貌呈现未加工的原材料,而要对文献进行二次加工,对文献进行精准且恰当的高度概括。

为了要精准和恰当地概括,作者有必要熟识这些文献,核心文献最好反复阅读。未读原文则最好不要草率回顾,否则,很容易对文献进行不恰当的回顾,容易犯低级错误,以讹传讹。

第四,要对文献进行客观评述,指出其学术贡献与研究不足,以此作为自己研究的起点。

后续研究,或接力,或反驳,这也正是学术对话点的立身之处。前人之不足,正是后人推进学术的边际贡献点。评述他人研究,要客观公正,不要刻意贬低前人的研究,以便拔高自己的研究。

三、文献回顾的最高境界

文献回顾,是“洋八股”的一个重要部分,但说到底,它只是一个表达自己研究与学术脉络之血肉关系的形式与工具,如果你能够以其他方式,把自己的研究顺畅地链接到学术语境中,并把自己的研究超拔出来,完全可以不使用“文献回顾”这个标题,甚至不一定专列一章文献回顾。文献回顾的最高境界就是没有文献回顾

推荐两篇文章。第一篇,ErinMetz McDonnell:《Budgetary Units:A Weberian Approach to Consumption》,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119, No. 2 (September 2013), pp. 307-350 。

“预算单位”(BudgetaryUnits)这个概念原本由韦伯提出,而本文则重构了预算单位这一概念,并为建构中层的消费理论提供了一个坚实的研究基础。建议消费社会学同仁精读此文。

第二篇,渠敬东:《返回历史视野,重塑社会学的想象力:中国近世变迁及经史研究的新传统》,《社会》2015年第1期。这篇文章,在中国知网尚未更新,可到《社会》杂志官网免费下载。

这篇文章大开大合,恣意汪洋,读起来似有《庄子》的味道。这篇文章并非一篇完成作,而是作者一系列研究的起手式,作者试图通过经史传统,重塑社会学的想象力。从功能上来说,它其实是一篇文献回顾,但是,它文脉流畅、逻辑森严,读起来完全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一篇文献回顾,而这种文献回顾才是真正的文献回顾。



上一条:学术论文写作指引(05):文章如何对话
下一条:学术论文写作指引(07):研究如何发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