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改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学治理 >> 综合改革 >> 正文

大学的使命与责任——高等教育强国

2016-10-11  点击:[]

文/眭依凡

      摘要:本文在讨论高等教育强国概念的基础上,指出大学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中,肩负着其他任何组织都不能替代也无法替代的使命和不可推卸的责任。大学要自觉承担起这样一个重大使命和责任,必须自觉坚守大学的追求知识及其贡献的核心价值观尤其是对国家负责的价值观,自觉正确处理好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关系,自觉改变人才培养模式努力培养创新人才,自觉把更多精力放在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的责任担当。

  关键词:高等教育强国;使命;责任

  2002年,教育部专门成立了一个“中国教育与人力资源问题报告”课题组,这项为时6个月的研究其主题是:从人口大国迈向人力资源大国。基于人力资源开发与高等教育的密切关系,高等教育强国的概念随后由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周远清会长作为一个重大研究课题提出并引起政府高层和高教界的高度重视。毫无疑问,这是认识和观念上的一个飞跃,而中国是最需要观念突破的国家。观念可以改变历史的轨迹,美国著名作家西奥多·怀特曾在《美国的观念》中写道:美国是一个观念造就的国家。

  如果为我国改革开放30年来取得的天翻地覆的巨变寻找源头的话,毫无疑问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提出。没有这次意识形态问题大讨论带来的思想大解放、观念大突破,很难说中国的改革开放还要滞后多少年。每年我们都要纪念“五四”,因为对中华民族而言,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日子。正是这场思想启蒙和新文化运动,带来了中国对科学和民主的崇尚追求和思想观念的彻底解放。

  亦如科学发展观从价值选择和思想指引上对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深远和重大影响一样,我们期待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观念的引领下,中国的高等教育会迎来一个新的健康发展的春天。

  高等教育强国的内涵

  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必须明确“高等教育强国”这个基本概念。所以,对高等教育强国之内涵、本质、特征及其指标体系等基本问题的讨论尤为必要。在这种讨论中,应当对“高等教育强国”概念有如下的认识:

  其一,所谓强国、弱国是一个国际比较的概念,自我闭锁不进行国与国的比较就无所谓强和弱,也难以判断谁强谁弱。因此,“高等教育强国”概念的建立必须以世界作为背景和参照系。

  其二“,高等教育强国”绝非是一个高等教育数量规模的概念,而是一个高等教育质量的概念。从高等教育的绝对数量看,我国有不少指标已经处在世界的前端,据此似乎已是高等教育强国,无需再强调什么建设。比如,不久前教育部、卫生部联合举办的国庆60周年成果发布会上,据教育部郝平副部长介绍,以SCI数据库统计,按科技论文数量排序,中国自2004年以来,一直排在仅次于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的世界第五位。由于各种媒体包括中新社都报道成了“目前中国高校科研能力世界第五”,从而引起了海内外社会的广泛争议。而郝平副部长答记者问的原话只是说“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计划启动以来,中国高校的科研能力不断提升”,并未提“中国高校科研能力世界第五”。一个成熟的国家是不可能把科研论文总数与科研能力划等号的,这样做也不会令人信服。

  其三,“高等教育强国”不只是“条件拥有”的概念,更是一个强调“对外输出”也即衡量贡献尤其是对世界做出贡献的概念。从一些已经为高等教育强国做出卓绝贡献的世界著名大学的使命陈述中,也能看到对高等教育贡献的强调。如剑桥大学的使命是:通过对卓越的教育、知识追求和国际最高水准的科学研究为社会做出贡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使命是:通过教育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能力,独立的和原创性研究的能力,并把发明发现的利益带给世界。耶鲁大学创校时的使命:为国家和世界培养领袖。后来才修改为:保护、传授、推进和丰富知识与文化。

  其四,不能将“高等教育强国”概念复杂化。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讨论中,学界对“世界一流大学”进行了诸多讨论,并设计了诸多指标以确定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以至于让人眼花缭乱而无所适从。其实世界一流大学是个十分简单明了的概念,就是由一群世界一流的教授吸引了一大批世界一流的学生,在世界一流的办学理念和办学条件下,培养着世界一流的人才并从事着世界一流的科学研究的大学。由此“,高等教育强国”概念可以简化,其主要强调一个国家的高等教育为人类文化生存环境的改善和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做出的积极贡献。为世界做出贡献的前提是为本国和本民族做出更大的贡献,这就是“高等教育强国”的基本内涵。

  其五,由于高等教育以知识积累、传承和创新,以及通过知识创新、人才培养和服务社会为己任,因此,高等教育强国应该是知识创新和杰出人才培养的世界中心。

  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中大学的作用

  正因为“高等教育能够强国”,所以“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就不再是一个口号并只停留在观念的层面,而是一项必需的国家行动。作为这项行动最重要的参与者,以实施高等教育为己任的大学就不是旁观者。大学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中,肩负着其他任何组织都不能替代也无法替代的使命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基于这个立场,大学要自觉肩负起建设高等教育强国这样一个历史赋予的重大使命。

  我们必须认识到大学在高等教育强国中的极端重要地位。在知识经济时代,大学已经成为国家实力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2005-2006年,笔者在加大伯克利分校做高访研究时有一个发现:美国如果没有大学的支撑,尤其是一批研究型大学的支撑,就不再有人才优势,继而就不再有科技优势,没有科技优势美国就不再有经济优势,最后必将失去其大国优势。美国加州的经济实力曾经一度排在世界第五位,其原因就是诸如斯坦福大学、加大伯克利分校、加州工学院等一批世界著名大学支撑的结果。据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统计,若把其校友和教师创造的公司组合在一起,其经济实力总和在世界排名第24位。美国是一个高科技的国度,它有众多改变了人类生活方式和人类生产方式的发明创造,而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美国拥有众多的世界一流大学。从美国强盛是大学造就的事实可以得出:大学对国家的兴衰成败至关重要,而且这种重要性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对人类社会影响会越来越大。一个不重视大学在经济社会进步中发挥其作用的国家,毫无疑问是没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也是没有未来前途的国家。这个结论似乎很简单,但认识之并实践之并非易事。

  美国的国家战略中有一个隐蔽的战略,那就是利用卓越大学吸引世界上最聪明的年轻人,然后利用优越的工作条件和优厚的生活待遇把这些高智商、有发明创新能力的人留在美国。随着我们民族在改革开放中的不断成熟,国人终于承认诺贝尔科学奖的客观公正性和权威性,不再有“摘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自我安慰心理。对诺贝尔科学奖的重视使我们发现:二战后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很大一部分人是外国人。如迄今为止已有8个华人科学家获奖,分别是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李远哲、朱棣文、崔琦、钱永健及高锟,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美籍华人。2009年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化学三大奖共有9名科学家获奖,8名获奖美国人中5人是美籍外国人。基于这些事实,2005年7月21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比尔·布罗迪在国家科学委员会题为《美国的竞争力:创新的挑战》的演讲中坦承:外国公民对于他们的高新技术产业是何等重要。在美国大学有关工程和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在校本科生中,外国学生几乎占据了一半。超过35%的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的大学教师是外国科学家,并且几乎是他们整个科学和工程劳动力的1/3。

  据《中国青年报》2008年9月8日的报道,《美国大学博士学位获得者综合报告》对2006年度全美45596名研究型博士学历背景进行分析,输送到美国读博士研究生人数最多的三所大学是:清华大学571人、北京大学507人、加大伯克利分校427人。此外,我国还有复旦大学、中国科大、南京大学、南开大学、上海交大都在150人上下。由此透露两个信号:其一,美国大学以其人才培养的高质量毫无疑问对世界杰出青年包括我国优秀青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其二,与美国著名大学相比,我国的研究型大学还不具备吸引优秀人才的优势与竞争力。

  上世纪,我们常说21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可是到了21世纪我们基本听不到这种话了。对此,香港中文大学金耀基先生做了回答“:我不知道这句话的根据在哪里。在我看来,要想使21世纪成为中国人的世纪,中国必须要有几十所世界级的大学。”事实上,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世界各国无不把大学的强弱视为国力强弱的重要标志,把大学实力的竞争视为民族实力的竞争。

  作为一个有几千年历史、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的泱泱大国,我们应该对国际社会发出有影响力的声音,但其前提是国力强盛,而国力强盛的前提是大学强盛。当前一个严酷的现实是:在国与国的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的无疑是那些科技落后的国家。而大学及大学教育的失败,必然意味着一个民族的失败。伟大的大学,是对人类社会负责的大学,而对人类社会负责的大学,其前提是对国家和民族负责,是能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做出贡献的大学,这样的大学才是对世界和人类有贡献的大学。上述讨论使我们看到:大学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中大学的作为

  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中,大学应该自觉做些什么?大学不作为,高等教育强国就会失去大学强有力的支撑而成为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大学对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不可替代作用决定了大学应当有如下的自觉:

  一要自觉坚守大学的追求知识及其贡献的核心价值观尤其是对国家负责的价值观。如今我们谈到大学、大学校长,谈到教授、博士,还会有以往那种敬畏和肃然起敬之感吗?当然这与高等教育数量的快速增长有一定的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不少大学已经不像大学,偏离了大学追求知识和真理的基本属性。所以有学者批评道:大学怀抱着躁动不安的功利之心,一天到晚以非科学、非学术的心态来回折腾,既不大可能在专业上出什么大成果,也失去了大学应该守护的核心价值,成为失去灵魂的空壳。这样的大学怎能受到整个社会的尊敬?

  我们都在办大学,但有谁真正理解了大学?对大学的科学概念本身而言,或许并不需要再去做更多的探讨。可是对大学的信仰、大学的精神、大学的追求即大学的使命而言,对大学本真的思考是不能停止的,尤其是当代社会的功利诱惑日益增多,从这个角度去观察大学,我们是不是已经处在一个大学概念不甚清晰的混沌时代?譬如说,大学究竟应该是神圣的知识殿堂、学府黉宫?还是一个谁都可以推着大板车进去随地叫卖文凭的菜市场、大观园?大学要走出象牙塔,因为社会需要是大学存在和发展的唯一理由。从社会需要角度来看,大学经历了从“被动满足社会需要”到“主动适应社会需要”到“引领推动社会需要”的三个阶段,但这个“社会需要”究竟是一种什么需要?大学从敬畏学问的学府到出售文凭的学店现象出现,这种变化是不是一种社会需要的产物?在一个物欲横流、过于急功近利的社会,要求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回到象牙塔是十分必要的,否则大学就不再是大学,校将不校,学将不学也!

  大学是以探索、追求、捍卫、传播真理和知识为目的,继而自然就负有引导社会价值观,从道德上规范社会行为之使命,对人类素质改善和提高、社会文明发展和进步具有不可替代之重大公共影响力、推动力的教育机构和学术组织,是“研究和传授科学的殿堂,教育新人成长的世界”,是社会文明的一面旗帜,是人类社会的科学脊梁、道德良心和文明希望。这似乎夸大了大学的公共影响力,然而大学应当有这样一种对国家和社会负责的使命高度或使命期望。大学的这一组织属性决定了大学必须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所在,在这里,大学以理想主义的崇真、向善、求美、务实,教人并引导社会崇真、向善、求美、务实。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并受到社会的高度尊重,就是她代表着社会人文精神的高度,这个高度就是大学的理想主义,理想主义使得大学与众不同。这样的大学才能成为学者和学人心之所往、情之所系、梦之所想的“心灵中的圣殿”。

  现在有相当一些大学不仅不自觉于高等教育强国的努力,甚至缺乏对国家负责、为国家分忧的意识,导致国家不得不花很大的力气来整治大学不断出现的问题。当然这不全是大学的原因,但大学自身的问题确是不少。一些大学放弃了一些本应坚守的使命责任,而做一些不该做也不能做的事情,原因就在于这些大学丧失了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尤其是对国家负责的使命。比如很多高校把大量圈地修建新校区称之为“抓住了机遇”。什么叫机遇?钻政府部门尚未认识到一项活动其未来的危害性而加以有效控制的空子就是“机遇”?修建新校区以改善大学的办学条件是必要的但也需要量力而行,不能盲目征地和铺张浪费,更不能容许贪污腐败,从中谋取私利。大学的所作所为尤其是重大决策,绝不能急功近利,应当以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发展和利益为依据。

  大学绝不能因为可以借贷而且这些贷款或许不需要自己还,就借尽可能多的钱去买一双远比自己脚要大的“鞋”。绝不能做“江山留与后人愁”的任何事情,因为大学是最不能仅仅代表自身利益和满足自身需要的,大学是不能犯错误的理性组织,有着较之其他社会组织更多更强烈的国家和社会责任担当,坚持和谋求国家与社会的利益并为国家和社会服务必须成为大学不能动摇的意识和行动。大学完整的使命价值,应该体现在注重知识发现和传播的理想与注重国家社会进步和改造的完美结合中,这是大学的办学者、教育者必须持有的一个基本认识和现实态度。只有这样的大学才会自觉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引下,按大学发展的规律办学,按人才成长的规律教学,按科学管理的规律治校。

  二要自觉正确处理好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关系。高等教育的大众化不仅解决了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社会发展对更多人才的需求问题,更重要的是解决教育公平的问题。但高等教育的大众化不能以牺牲精英教育为代价。高等教育强国的特征之一,既表现在全民族成员普遍素质的提高,更依赖于精英人才、杰出人才对社会进步的引领和带动,一个没有精英的国家对世界不可能有影响力。所以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绝不能以牺牲精英教育为代价去实现大众化教育。就目前情况看,我们已经比较好地解决了让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问题,但在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尤其是杰出人才培养方面,问题却日益严重。

  中国和德国都号称制造大国,可是中国制造和德国制造却有很大的区别。导致差距的原因就在于中国缺乏像德国一样曾经培养产生了那么多的世界级知识精英,也正是这些知识精英使德国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事实上,有哪个国家像德国一样拥有如爱因斯坦、伦琴、普朗克、海森伯格等一大批知名科学家?据统计,截止于2005年,共有76位德国人获得诺贝尔奖,其中65位是在自然科学和生物医学方面取得了杰出成就。许多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发明创造都是德国人的贡献。比如:白炽灯泡、自行车、电话、冰箱、奥拓发动机、汽车、阿司匹林、电视、喷气发动机、电脑、扫描仪、液晶显示屏、MP3、空中客车、芯片、燃料电池汽车、双子电梯、磁悬浮列车、膨胀螺丝(阿尔图·费舍尔的发明,他有世界专利大王之称,有5000余项专利)、可以对原子内部一览无余的扫描隧道显微镜等等,这些都是科学技术含量极高的德国制造。而中国制造多属科技含量不高的低端产品制造,尤其是缺乏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有世界影响的原创成果转化的中国制造。

  在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方面,当前一个令人忧虑的问题是,我们的研究型大学缺乏向一流大学和高水平大学努力的动力,热衷于低层次的办学甚至热衷于以营利为目的的种种办班。而本应以培养实践应用型人才为己任的高校则无视自己的办学历史和条件,不安于本位,好高骛远,如部分高职院校急于升本科,一些充其量三、四流的地方大学把目标锁定为世界知名、国内著名的一流大学、高水平大学、研究型大学,有些地方大学把申报博士点、获批博士授权作为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不同层次水平大学的职能、目标的如此错位,如同“教授热衷于四处赚钱越来越像商人,而商人钟情于著书立说越来越像教授”,最后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都受到伤害,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理想自然也就会落空。美国的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培养世界精英的大学把本科生教育视为学校的立身之本。加州政府认为其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如此成效的最重要原因,很大程度源自于上世纪20-30年代构建的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和社区学院三大公立高等教育体系,以及体系内的高等院校安于本位办学所做的贡献。由此得到可资借鉴的经验: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不同层次、不同类型、不同水平的大学都应坚持自己办学的定位,正确处理好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关系,担负自身的使命和责任。

  三要自觉改变人才培养模式努力培养创新人才。这是当前大学面临的很紧迫的事情。不少大学发挥作用不理想,人才培养质量不高,尤其是杰出人才培养的问题严重。

  纽曼在《大学的理念》一书中说“:一所大学就是一个群英汇集的殿堂,天下各处各地的学子到这里来,以寻求天下各种各样的知识。”可是大学有招收越来越多学生的激情,却少有把他们培养成人才的理性和责任。有大学生说,“我背了一麻袋钱上大学,换回一麻袋书,毕业了用这些书还换不回一条麻袋”。如果这样下去,知识改变命运的价值观就会改变。2009年参加高考的应届毕业生首度减少,除高中应届毕业生人数减少的原因外,是否与大学人才培养质量下降并影响了毕业生的顺利就业也有一定关系?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对世界21个国家的调查显示,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而创造力却排名倒数第五。这是很值得认真反省的。

  科学发展观其本质就是以人为本,大学是最需要坚持以人为本的组织。可是我们总喜欢把外国大学代表团带到新校区去参观,并播放引以为豪的关于理念、制度、办学条件的宣传片。可效果如何呢?人家参观过了只说一句话:中国大学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对人尤其对学生的关注。

  坦白地说,我们与世界著名大学在人才培养方面的最大差距就在于缺乏以生为本和关心人才成长和成才的的办学理念。比如,热衷大众化教育却淡化了培养精英的意识,有扩大招生规模的激情却缺乏人才培养质量的理性,强调系统知识的传授却忽视青年人创新创业包括实践能力的培养,只有一成不变、居高临下的一统性要求却甚少提供学生个性自主发展的空间。我们的教育是教你怎样按别人想的去想,却忽视了教育是叫你按自己想的去想,重视学生培养却甚少重视培养的质量等等,就是这些办学理念的差距可能导致我们输掉大学教育。考察大学教育,我们确实存在由于对学生主体地位、主体要求认识不足而导致对他们过分限制的问题,缺乏从学生身心健康出发为他们创造有利个性发展的选择自由。

  在多次赴欧美著名大学访学研究的过程中,笔者发现一个严峻的事实,那就是有创新潜能的优秀人才一定向往并追求能培养精英型创造性人才的大学。现在的年轻人如杨振宁、李政道先生当年要到美国去追随大物理学家费米、爱因斯坦等一样,这是“大学的马太效应”和大学的教育规律使然,在开放的世界谁也无法改变。然而,我们不能改变规律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大学,可是如果不想致力去改变大学人才培养的现状,那么难以留住最有才华和发展潜能的人才的状况仍然难以改变。

  四要自觉把更多精力放在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的责任担当上和高质量人才培养上。大学要让大学里的学者和学生安于学问、热爱学问、忠诚学问并献身学问,这既是大学的本分也是大学对国家负责的根本。即便处在社会浮躁的环境中,大学也应当有足够的清醒和理性,知道自己的使命和方向所在,不仅能自觉坚持和守护大学的学术属性和办学原则,而且有意识、有力量、有制度地唤起和保护学者、学生对专业对学问追求的真正兴趣和热情,使他们不受学问之外种种利益的干扰和驱使,安于在实验室和书房里做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的学问。否则,大学就难以承负民族科学脊梁之重。这是不言自明的事实:如果我们失去了国家科技竞争力,则无法与世界强国竞争;如果我们在科学技术上赶不上科技强国,在经济上就无法与人争胜。由于国家的科技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学的科研和创新能力,而大学的科研和创新能力既来自学者自身的学术潜力,更来自他们对科学的执著和追求科学的殉道精神,以及大学为此创造的精神、制度和物质环境。为此,大学有必要认真审视自身是否真正建立和改善了尊重知识和人才并有利于吸引人才和发挥人才科研积极性、创造性的学术环境,而学者也应当反思是否把心思和精力真正放在科学研究上而非追名逐利。

 

上一条:“双一流”大学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崛起的必由之路
下一条:政策问答 13条问答详解高等教育综合改革

关闭